奇热小说网 > 超品渔夫 >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不要有非分之想

第二千八百九十三章 不要有非分之想

奇热小说网 www.qirebook.com,最快更新超品渔夫 !

    殷村中,通往村外的土路周围一片光秃秃的干黄,月亮斜斜挂着,一阵夹着灰尘的风扑过来,凉意透骨。

    深秋时节,村口的那株老柳也是光秃秃的,树底下是一个巨大的磨盘。南宫霓裳坐在磨盘上,呆呆的望着村外。

    土路上三三两两走来的一群妇人,身上都是粗布的单衣,从山路上走下来,看到她手中握着的长鞭,都下意识的绕着磨盘走。

    哒哒哒……

    一阵急如骤雨的马蹄声,从土路的另一道卷地而来,让南宫霓裳一下子挺直的背脊,握紧了手中的鞭子,朝远处看去。

    策马驰来的是一个侍卫,不过已经换上了便装,快到磨盘时,他勒住奔马,翻身下来,脸色十分难看的说:“少主……”

    “我不是少主,以后叫小姐吧。”南宫霓裳说完,目光沉沉的问:“南宫轩派人抓你们的家小了吗?”

    “不确定是不是大少爷的人,但,确实有人去我们家中,还向邻居打听我们以及家人的去向,还留下话,说有消息,就去帅府找严管事报信,能领赏钱。”

    “严管事是夫人娘家带来的,你还说不确定是不是大少爷的人?”

    “也说不准是不是二房的诡计。”

    “算了,反正知道有人想抓你们家小就行了,以后你们带着家为躲远一点,别真出了事,到时候又连累我了。”

    “小姐,属于不走……”

    “别,你要是不走,就是一个活靶子,等南宫轩和南宫明算计你,然后栽脏陷害我。你留在我身边,只会连累我。”

    “那……”

    “走吧,别磨叽了,再拖延,你想走也走不了。”南宫霓裳凶巴巴的说,只是眼圈却红了,等到侍卫飞骑而去时,她眼角滚下了一滴泪水。

    “嘶,吃个糯米团吧。”

    突然,小龙龙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把手里端的一个小碗,朝南宫霓裳递了过来。

    南宫霓裳闻到一股奶香味,本来心情不好的,这时,也食欲大开,直接伸手抓了一个糯米团子,一咬,发现内有玄机。

    牛奶添了琼脂打成的奶油,加上黄桃,外皮再用了糯米粉里裹一圈,好吃得让她直接咬了舌头,“哇噻!这也太好吃了。”

    “东子叔特意给你做的甜点。”

    小龙龙看着便宜长姐,眼睛像月牙儿一样弯了起来,心底一片柔软,嘴里却刻薄的说:“但你不要有非分之想,我东子叔不可能看上你的。”

    他真是一番好意,怕便宜长姐看上了殷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终受伤的还是南宫霓裳。

    可是南宫霓裳不理解这一份“好意”,揪着小龙龙的耳朵,凶巴巴的吼道:“小破孩子,你姐就算不是帅府大小姐了,也不是他一个抄家流放的病殃子能肖想的,懂?”

    小龙龙给了她一个白眼,拍掉她的魔爪,没好气的说:“你高兴就好。”

    十米之外,殷东有些无奈。

    他一时好心,做了个甜点,安慰一下南宫霓裳,也就是觉得这妹子可怜,而且她还是小龙龙的便宜长姐,却不料,小龙龙会因此警告南宫霓裳,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小龙龙,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啊!”

    殷东笑骂,又对南宫霓裳说:“你给了食宿费,而且给得不少,所以,我给你提供一道甜点,并没有别的意思,别听这小子瞎扯。”

    这话没毛病,可是南宫霓裳又忍不住磨牙:“怎么?觉得我这个落难的南宫大小姐,配不上你这位殷家少主了?”

    听出她找茬的语气,殷东可不惯她,说:“想撒气,去砸你家的大门,别乱找出气筒,别人不欠你的。”

    南宫霓裳气结。

    她看到殷东那张苍白病态的脸,就忍不住吐槽:“马不知脸长,你自己什么人,心里没点数啊!一个流放的犯人,还敢嫌弃本小姐。”

    “南宫霓裳,你可以走了!”

    说话的,不是殷东,而是小龙龙。

    对于这个披着小孩子外衣的老怪物,殷东的重要性,远远不是南宫霓裳可比的。

    殷东不仅是小龙龙要抱的金大腿,还因为他一直被殷东当侄子养的,而他,也渐渐认可了王海生儿子的身份。

    相比这个平行时空的便宜姐姐,殷东在他心目中才是真正的亲人。

    在南宫霓裳和殷东之间,小龙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殷东,他小脸看向便宜长姐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一点温度,让她不寒而栗。

    南宫霓裳的双眸猛地睁大,颤声道:“小龙龙?”

    “嗯?”小龙龙仰着看她,不由得微微挑眉,“你带来的东西,都可以带走。”

    “你……你也不要……”南宫霓裳磕磕巴巴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似乎脑袋有点卡壳,又像是嗓子眼被堵了。

    小龙龙冷漠的看着她,本来就没有多少的亲情,被她刚才恶意攻击东子叔时,就彻底消耗殆尽,并不为所动。

    “你留在这里是一个麻烦,我现在不想为一点食宿费收留你了。”小龙龙刻意要把关系撇清,话说得很无情。

    这个便宜长姐看上去不怎么聪明的样子,性格还不好,小龙龙觉得为她招惹麻烦,很有些不值得。

    南宫霓裳回过神来,紧盯着小龙龙,有些恼羞成怒的喝问:“小龙龙,你现在离开了帅府,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不敬长姐了吗?你可别忘了,没有我送来的东西,殷家这个病殃子可不会白养你。”

    小龙龙咧了咧嘴:“咋样啊?我东子叔就乐意白养我。”都养了好些年了,他才不担心东子叔不养他呢!

    看到这样的小弟,南宫霓裳心中恼火的很,这个小弟算是她一手带大的,现在算是养出了一条小白眼狼。

    “行,长姐走了,你可别后悔!”南宫霓裳也是一个硬脾气的,转身就走。

    留在殷村,本来是想就近照顾一下小龙龙,再就是觉得殷东这个病殃子有些古怪,她有些好奇。

    不料,她竟然被嫌弃了,这能忍?

    “喂——”

    殷东叫了一声,想说点什么,就见南宫霓裳转过身来,一脸傲娇的说:“不用想打着劝说我们姐弟的名义,求本小姐留下了。本小姐就算不再是南宫少主,也不是你这种罪犯可以肖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