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猎天争锋 > 第1166章 隐秘世界(求月票)

第1166章 隐秘世界(求月票)

奇热小说网 www.qirebook.com,最快更新猎天争锋 !

    商夏原本已经在思索是否放弃对那张卫主星袍的追逐,却不曾想就在这个时候他在几名追逐者当中发现了闻居象的存在!

    闻居象之前被商夏以借星源之力召唤四方碑投影所重创,他可以肯定此人身上的伤势极重!

    但在这般情形之下,这闻居象仍旧不愿放弃对卫主星袍的追逐,似乎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卫主星袍的重要性,以及闻居象势在必得的决心。

    商夏见状原本的犹豫尽去,立马笃定了追逐卫主星袍的决心。

    原因很简单,商夏与闻居象之间已然是不死不休,更何况闻居象还曾亲历了他召唤四方碑投影的过程。

    四方碑的存在,那可是商夏身上最大的隐秘。

    更何况此时闻居象身遭重创,乃是商夏击杀此人的最佳时机!

    更为重要的是,以二人之间敌对的立场,既然闻居象对卫主星袍如此在意,那么商夏自然就越发的不能让其得逞。

    有此三点,商夏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

    更何况闻居象的背后站着的乃是元鸿上界,一旦失去了这一次绝佳时机,商夏觉得日后再想要斩杀此人恐怕机会渺茫。

    想清楚了这些之后,商夏第一时间做的反而不是加速追赶,而是进一步收敛自身气息,并频繁改换自身气机。

    他并不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暴露自己的身份。

    事实上,此时在虚空当中不同方位同时追逐卫主星袍的六位六阶真人当中,至少有两三位与商夏一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而且随着追逐卫主星袍的距离越来越远,六位六阶真人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商夏这个时候甚至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除去最前方最为接近卫主星袍的两位武者之外,其他四位包括他在内的武者均为三品真人!

    至于最靠近卫主星袍的那两位武者,其中一位自然是闻居象,而另外一位修为同样达到了四品道合境的高手,商夏则怀疑此人乃是来自元鸣界的高品真人!

    此时商夏已然察觉到,被卫主星袍包裹的那具本源化身虽然飞遁的速度极快,但不论是以闻居象还是另外一位四品真人的手段,完全可以出手将其截留下来。

    然而奇怪之处就在这里,这二位四品真人似乎都没有动手的打算,而是任凭这张星袍在虚空当中不断向前飞遁。

    “不对,他们这不是冲着卫主星袍去的,而是在利用卫主星袍寻找着什么东西!”

    商夏当即醒悟过来,随即也不由放慢了追赶闻居象的脚步。

    与此同时,能够看出前方两位四品真人另有打算的人显然不止商夏一个,就在他忽然放缓了飞遁速度的时候,其他方向上的几位三品真人也几乎不分先后的放弃了缩短与卫主星袍之间距离的打算。

    于是六位修为均在三品以上的真人在事先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下,默契的保持着现下的飞遁状态,一直朝着虚空深处而去。

    转眼之间,一行人追在卫主星袍之后已然虚空当中遁行了数十万里的距离。

    这个时候,商夏心中默算方位,忽然意识到卫主星袍此时所遁行的方向,按照方位比照的话,似乎正位于灵裕界北域的天外虚空当中。

    灵裕界北域天幕之外,天外寒潮,疑似存在着一座隐匿于虚空之中的位面世界……

    一瞬间,诸多关于灵裕界北域天外的信息在商夏的脑海当中闪过。

    而卫主星袍偏偏在这个时候接近了这片虚空区域,商夏不相信这会是一种巧合!

    嗯,如果这一片区域当真已经接近灵裕界北域天外的话,那么……

    商夏体内虚境本源之气流转,在将自身本源领域缩小的同时,渐渐的开始在本源之中生出一股纯阳温润之气,并加诸在领域屏障之上。

    几乎就在商夏做好准备后不久,卫主星袍所包裹的本源化身飞遁的前方虚空之中忽然生出某种变化,就仿佛一尊藏身与黑暗之中的星空巨兽忽然张开了漆黑如墨的巨口,一股无形的寒流霎时间如同决堤的洪流一般淹没了前方大片的虚空。

    飞遁在最前方的本源化身首当其冲。

    然而那尊看上去分明已经虚幻到了极致,仿佛随手一戳便会烟消云散的本源化身,却在这一刻忽然被披在身后的星袍之上泛起的一层淡薄的星光所笼罩,而后本源化身便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般,继续在迎面的寒潮之中从容遁行。

    紧跟在卫主星袍之后的闻居象,与另外一位来自元鸣界的四品真人,二人一左一右位于卫主星袍后方两侧,显然同样对于虚空寒潮的爆发有所准备。

    在寒潮迎面而来之际,闻居象的身前忽然撑起一把伞,迎面而来的寒潮果真便从这把伞的边缘处被分开,身处伞后的闻居象并未受到寒潮的侵袭。

    而另外那位元鸣界的四品真人,则在这个时候在头顶上空悬浮起了一颗跳动着虚幻火焰的明珠,将其保护在明珠所闪烁的灵光之下,同样不受寒潮的侵袭。

    尽管二人早有准备,虚空之中爆发的寒潮并未影响到二人,但寒潮引发的虚空之风却还是不可避免的阻滞了二人飞遁的速度。

    原本紧随其后的二人,却是在瞬间与前方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诸葛湘本源化身拉开了近百里的距离。

    而在二人之后又三百里之外,原本齐头并进的四位三品真人,却因为寒潮的骤然侵袭而瞬间错开了距离。

    其中事先早有准备的商夏,几乎没有受到寒潮的太大影响,基本维持了原来的速度,迎着寒潮侵袭的虚空之风逆流而上。

    但出乎商夏意料之外的是,除去商夏之外,居然还有另外一位三品真人似乎同样有所准备,面对寒潮的迎面侵袭,几乎保持了与他相当的速度。

    至于另外两位三品真人便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寒潮侵袭之下险些冻结了自身的本源领域,连带着飞遁的速度也是大降,很快便与商夏二人拉开了数百里的距离。

    商夏这个时候倒是将部分注意力放在了距离他不远处的那位与他齐头并进的三品真人身上。

    此人虽然也尽可能的在遮掩其身形气机,但在之前寒潮侵袭骤然降临之际,此人骤然爆发出一道凌厉的气机,直接切开了侵袭而至的虚空之风,倒是让商夏一下子认出了此人的身份,甚至可以说他对于此人的印象极为深刻。

    尽管对方爆发的那一瞬极其短促,但商夏笃定那一道气机定然是一道剑气无疑。

    而这一道剑气的主人曾经在灵丰界天幕之外,凭借着一己之力将当时占据着本界地利优势的寇冲雪与黄景汉二人圈在自己的剑域当中,任凭二人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得脱。

    此人便是灵裕界灵冲剑派的三品真人花剑楼!

    在辨明了此人的身份之后,商夏心中忌惮之意反而更深。

    哪怕如今的商夏已然同为三品外合境真人,但在回想当初花剑楼在灵丰界天幕之上所展现出来的凌厉剑术的时候,他自问在面对此人之际也难有必胜的把握。

    这个时候虚空之风席卷的寒潮正在变得越发的强烈,不过在经过一开始的骤然侵袭之后,追逐卫主星袍的六位真人也都各自适应了寒潮的冲击,并开始尝试着做出各种应对。

    追逐在卫主星袍最前方的两位元界高品真人,这个时候不但重新追回了拉开的百里距离,甚至更进一步缩短了与卫主星袍之间的距离。

    此时在商夏目光的注视之下,那二人与卫主星袍之间的距离甚至已经到了仿佛随手一探就要将之抓在手中一般。

    但二人显然并没有这么做,仍旧默契的追随在星袍之后。

    商夏忽然意识到,如果这两位上界高品真人当真是要借助卫主星袍来寻找并确定某处位置所在的话,那么对方这般行为是否意味着卫主星袍已经接近了最终的目的地?

    想到这里,商夏下意识的开始加速,意图缩短与卫主星袍之人的距离。

    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与他一般想法的还有那位原本就与他速度相当的灵裕界三品剑客花剑楼。

    而在二人身后的那两位三品真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眼见得在他们前方的四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加速,便也连忙鼓动虚境本源试图追上。

    几乎便在这个时候,身披卫主星袍飞遁在最前方的本源化身,仿佛一头撞进了一滩无形的水面之上。

    一大片虚空涟漪事先毫无征兆的浮现在虚空当中,紧跟着那具本源化身的身形便开始融入这一滩虚空涟漪当中,一条虚空漩涡开始成型并下陷,最终化作一条虚空通道,无穷的冷光寒意从通道的另一端透露出来,在虚空当中浮现出一片瑰丽而梦幻的景象,而就在这片绚丽景象的背后,一片由卫主星袍形成的阴影裹起了最后一团诸葛湘本源化身凝聚而成的光团飘进了虚空通道,飘落到了虚空通道另外一端的无名所在。

    紧接着,那条由虚空涟漪旋涡形成的虚空通道开始渐渐的闭合,而那片在虚空之中浮现的瑰丽而梦幻的投影景象,也随着从通道另一端透露过来的冷光减弱而开始缓缓湮灭。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就仅仅跟随在卫主星袍之后的两位元界高品真人,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闯进了那片瑰丽的投影当中,然后在领域屏障之上一层层炸开的寒冰碎片当中,两道身影所化的遁光几乎不分先后冲进了即将闭合的通道当中。

    这个时候,商夏不知道是否是自己产生了错觉,便在那闻居象所化的遁光冲进那条虚空通道的档口,他仿佛透过遁光“看到”此人挑衅般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闻居象似乎早就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

    商夏眉头一挑,当即也毫不犹豫的朝着几乎已经要闭合的虚空通道冲去。

    可就在这一刹那,商夏眼角的余光之中忽然有一道剑芒一闪而逝。

    商夏心中大惊,瞬间散去了脚下的遁光,原本前冲的身形一下子失去了控制,在虚空当中被生生抛飞除去。

    待得他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身形,前后也不过一个呼吸间的功夫,商夏身前的虚空已然被一道剑芒横向切断。

    如果刚刚他没有及时散去遁光,这突如其来的一剑便要横斩在他的身上了。

    也就是这一个呼吸间的功夫,原本与他并驾齐驱的三品真人花剑楼,已然先商夏一步闯进了那道即将闭合的虚空漩涡当中。

    一道剑气凌空飞射而出,将即将闭合的虚空漩涡强行捅开,随着花剑楼的身形从破开的虚空通道当中飞速穿过,那通道口虽未马上闭合,却也被剑气搅得一片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