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诱吻春夜 > 第218章 他感受到了她指尖的温度。

第218章 他感受到了她指尖的温度。

奇热小说网 www.qirebook.com,最快更新诱吻春夜 !

    周叶拿着体温计回到房间给阮舒怡,气呼呼道:“我刚刚碰到徐薇了,那家伙又缠着陈董,照她这个死皮赖脸的架势,也不知道陈董会不会被她拿下。”

    阮舒怡接过体温计测体温,闻言一时没说话。

    她本来觉得像是徐薇这种低段位的勾引入不了陈凛的眼,但现在她也不确定了。

    陈凛不是个有风度的男人,如果对对方没意思,应该也不会允许对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

    何况上一回,就因为徐薇去会议室里找他,他还将她给撵出去了。

    是当着徐薇的面。

    她都没法想象徐薇那天有多得意。

    她闭了闭眼,平心而论,现在星辉对她来说已经很不友好了,她的身体总出小状况,贺坤是看在朋友面子上照顾她,但现在明显还是赚钱要紧,他已经开始嫌弃她。

    可她这身体,真要拼业绩,怎么拼得过其他主播?

    加上陈凛现在一副工作重心要放在星辉的架势……

    要不是缺钱,她是真不想干了。

    阮舒怡确实发烧了,但温度还算可控,三十七度八。

    她这个毛病,一般烧起来温度不高,但就是低烧持续和反复,会很影响整个人的状态。

    她从随身带的药盒里面找出药吃了。

    贺坤发信息通知她们去酒店餐饮部吃饭,阮舒怡精神恹恹的不想动,周叶说:“你休息吧,我看看酒店有什么比较清淡的吃的,给你带回来。”

    酒店餐饮部的宴会厅里,公司的人基本上都到了,行政上去说了一下这次团建的安排。

    自媒体公司团建氛围没有那么严格,这次接了温泉度假山庄的广告,说是团建,其实最主要是以拍视频为景点宣传为目的,所以自由活动的时间还不少。

    行政介绍完,就到了陈凛说话的环节。

    陈凛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但不说点什么好像也不好,他站在台子上,随便说了点希望大家玩得愉快,也不要忘记工作,争取拍出好视频之类的话。

    其间,视线往下面瞟,找到了周叶,也看到了她身旁空着的座位。

    他下台时是皱着眉头的。

    阮舒怡在房间里,和阮皓言接了个视频,聊到一半,房间门被敲响了。

    她过去开了门,外面站着于涛。

    她很讶异:“于助理。”

    于涛手里拎着个袋子,冲她笑了下,“我来送饭的,能进去吗?”

    阮舒怡更惊讶了,不过礼貌起见还是先将人让进了房间。

    于涛将袋子里的餐盒拿出来,“听说白血病人饮食要注意,我让厨师做了一些比较清淡的。”

    茶几上放着米饭,还有冬瓜排骨汤,以及一份凉拌秋葵。

    阮舒怡走过来就愣了,这饭菜踩她的喜好踩得太过精准。

    她脑中有个念头冒出来,又觉得不太可能。

    不要自作多情,她告诉自己,对于涛说:“这太麻烦你了,你怎么会突然过来给我送饭啊?”

    于涛想起刚刚陈凛的交代,他说:“就是看你没去吃饭,想到你可能吃不惯那些菜,既然是团建,我们肯定要对每一个员工负责的,总不能让你饿肚子吧。”

    于涛笑得很礼貌,问她:“这些菜附合你口味吗?”

    阮舒怡安静几秒,点点头,“谢谢于助理。”

    她就知道自己是在做梦,陈凛哪里会那么细心。

    于涛打量着她脸色,见她精神状况不太好,问:“你身体不舒服吗?”

    阮舒怡摇头,“没事,有点发烧,我都已经习惯了。”

    于涛:“吃药了吗?”

    阮舒怡:“吃了,真没事,估计过一阵就好了。”

    于涛点点头,正想再说话时,阮舒怡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里传出稚嫩的童声:“妈妈,你怎么又发烧啊?”

    阮舒怡这才想起,视频还没挂断,她赶忙拿起手机,和阮皓言说:“妈妈等下再打给你。”

    挂断视频,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于涛解释,“我刚刚在和我儿子接视频。”

    于涛点点头,“你吃了饭就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从房间出去,于涛回到餐饮部找陈凛。

    陈凛就没吃几口饭,他没什么胃口,等于涛过来,他们就近找了个包厢进去说话。

    于涛说:“饭菜给她了,她精神确实不太好,人看着很虚弱。”

    陈凛问:“吃药了吗?”

    于涛:“吃了。”

    陈凛:“她在做什么?”

    “在和她儿子接视频。”于涛答。

    陈凛脸色更沉了。

    都发烧了,不知道休息,还跟儿子接视频……

    一想起她生了孩子,他就感觉心口梗了刺一样。

    他妈的,他到底在做什么,他来温泉度假山庄是打算猎艳的,结果现在却在操心阮舒怡的身体。

    他摆摆手,示意于涛出去。

    等于涛走后,他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发怔。

    过了一阵,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白血病人低烧怎么处理。

    第一个下午,安排的是实打实的团建,外包给了一家专门做团建策划的公司,要做一些破冰小游戏。

    阮舒怡体温退到了三十七度三,她考虑了下,不管能不能参加团建活动,至少得去露个面,免得贺坤又说她搞特殊。

    好在策划公司安排的都是些小游戏,她勉力支撑着,也坚持到了后半段,不过可能因为还在低烧中,脑子反应慢,频频输给对手。

    周叶有些担心,跟她咬耳朵,“你累不累?不然休息一下吧?”

    阮舒怡说:“没事。”

    本来就是破冰小游戏,输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凛对这些游戏没什么兴趣,在他看来策划公司的安排很弱智,但破冰游戏大都如此,他本来不想来的,但鬼使神差地,还是来了。

    他头一次试图做个有亲和力的领导,随意挑组进这些小游戏,不过后来就不太有耐心了,眼看着到了抓逃手指的环节,他直接去了阮舒怡所在的那一组。

    游戏很简单,一组人围成一个圈,依次将食指抵在另一侧的人掌心中,听主持人讲故事,故事说到“水”字,就要抓对方手指。

    陈凛不动声色,直接站在了阮舒怡旁边。

    一伙人先欢迎了一下领导,然后就开始游戏。

    阮舒怡一边是周叶,另一边是陈凛,她这会儿脑子有点糊,也不知道温度是不是又升高了,将手指抵进陈凛掌心中,她的精神有些恍惚。

    陈凛看了她一眼,目光就回到主持人身上。

    只是注意力不受控地集中到了她抵在他掌心的手指上,这样微末的一点触碰,他感受到了她指尖的温度,心跳毫无预兆地漏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