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远离异常的正确姿势 > 天竺国新娘9

天竺国新娘9

奇热小说网 www.qirebook.com,最快更新远离异常的正确姿势 !

    应付完无趣的晚宴,寒酥回到住所,就瞧见维卡斯正在大厅坐着等她。

    “你还记得这是哪吗?还认得你的丈夫吗?”维卡斯冷声质问。

    寒酥嗤笑:“当然记得,你可是我最亲爱的丈夫。”

    “关芝和,你别忘记了,是谁给了你今天!”维卡斯放完狠话就走了。

    “嗯,是你。”寒酥格外敷衍的点着头,不想多理会维卡斯,自顾自的回了自己房间。

    维卡斯这人可真好笑,不过料理他还在后面,当务之急是处理宫野由美。

    今晚的宴会,宫野由美也在场,而且是以某个婆罗门少爷的女伴身份出席的,红光满面,备受追捧,好不风光。

    寒酥捏着到手的照片,上面是宫野由美的侧影,好似有种说不出的魔魅之感,格外的吸引人的视线。

    “我以我的名义在此设下结界,在结界内不受外界打扰,被我召请而来的灵将对我充满善意。”她笑着,一边念叨着,一边用剑画下了一个圆。

    她面带微笑的将之前做好的黑色蜡烛摆好,再把宫野由美的照片摆上。

    “伟大的厄里斯,我召请你的到来,你渴望散播纷争与不和,让世间被痛苦缠绕,多么崇高的理想,我愿意为这份崇高献上一点微薄的力量,我在这里期盼着你的恩赐。”

    根本没有点火的黝黑的蜡烛,突然窜出了火焰,寒酥嘴唇微勾,它来了。

    这在她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这个世界处于灵气微弱时代,按常理说是召请不了神灵的,主要是一般没有神灵会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垂下视线。

    所以来的不是厄里斯,是冒充厄里斯的灵体,打的什么主意那是一清二楚。

    不过,冒充也不是那么好冒充的,既然接收了祭品,那就要赐下'神恩'。

    寒酥向着厄里斯的相片叙说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恳请它,引动埋在宫野由美身上的香水,让香水的效力变得更强…也更混乱!

    “赞美你,伟大的厄里斯。”

    冥冥之中的预感告诉寒酥,她的诉求被接收了,现在可以静待结果。

    也不知道宫野由美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想必一定很有趣。

    。

    先前的晚宴散场后,宫野由美又转场去陪最近新勾搭上的大佬,他是墨鸽和天竺的混血,是相当有名的黑道大佬。

    如果不是因为关芝和那个傻子送的那瓶香水,宫野由美其实是没有胆子去勾搭这种危险系数极高的大佬,而且她勾搭了不止一个。

    只是......香水没有多少了,得想办法找到那个寒天大师,玛卡丽那个贱人怎么都不肯告诉她寒天大师的信息,关芝和之前不知道跑哪去了,今天倒是瞧见她了,只是那个场合不太合适说话......

    宫野由美摇着酒杯,见大佬突然看向她,立马露出得体的微笑,但是笑着笑着,她就有点笑不出来了。

    大佬的看着她的眼神愈发幽深,甚至露出了有些奇怪的、神经质的笑容。

    那是什么眼神?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怎么突然那么...专注的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宫野由美说着还害羞似的红了脸。

    “由美,你身上总是有种特别的气质让我着迷。”大佬说着靠的越发近了。

    宫野由美向下瞟了一眼,然后才松了口气,吓死了,差点以为大佬想弄死她。

    大佬靠在了宫野由美的肩膀,他凑近脖颈处,深吸了几口,呢喃着:“好香,由美,你好香......”

    宫野由美被弄的很痒,轻轻的推拒了大脑的脑袋。

    但是大佬立马冒火了,眼睛猩红的不正常:“由美,为什么要拒绝我!”

    “我只是觉得有点痒,没有要拒绝你的意思!”宫野由美被吓了一大跳,有点慌张的解释。

    大佬并没有听进去她的解释:“由美,不要拒绝我。”

    宫野由美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只好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并暗自决定之后不找这一位了。

    她并不知道,这点不对劲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她借由这瓶香水勾引过的人,都会越来越疯狂,直到她被疯狂的人们弄死了,香水的气息才会完全消散。

    。

    有几个婆罗门少爷为寒酥撑腰,所以维卡斯虽然气愤不已,但也只能眼不见心不烦,成天不回家。

    寒酥也不在意这个丈夫,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比如没事折腾一些香水,或者和婆罗门少爷出去玩,亦或者是和玛卡丽去玩,总之也不怎么回家。

    (宿主,你成天搁这玩,是不是不太好。)

    (关芝和又没说什么,你管的太宽了。)寒酥满不在乎,(如果她坚持整治尤娜拉,我会动手的。)

    (......好吧。)宿主是个有主见的,003相信宿主能够处理好的。

    “夫人,门外有个自称是你好友的女人想要见你。”

    “噢,是谁啊?”寒酥晃荡着自己新调制的香水,白金的颜色,很漂亮。

    “她说她叫宫野由美。”

    寒酥有些玩味的笑了:“是她啊,让她去大厅等我,我换身衣服就来。”

    “是。”

    将香水收好,寒酥打着哈欠,换了一身衣服,就前往待客大厅。

    “芝和!”宫野由美一看到寒酥,就忍不住扑了上去。

    寒酥扶起她:“由美,这是怎么了?”

    “芝和,你能告诉我寒天大师的联系方式吗?”宫野由美哽咽又急切着问道。

    “这……”寒酥迟疑着。

    “芝和,求求你告诉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你这……你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宫野由美点头,说起了最近的遭遇,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不过寒酥只觉得好笑。

    宫野由美脚踩几条船,现在浪翻了,几位大佬挣来抢去,甚至已经隐隐有着要对她动手的意思。

    她敏锐的察觉到了,仔细一想,就想到了香水的头上,她当初就不该用!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本以为香水用完,就能摆脱这种状况,但那香气仿佛深入骨髓,一直萦绕不散。

    宫野由美是花费了很大的心力,才暂时摆脱那群大佬,赶紧就来找寒酥了。

    寒酥笑了,笑的怪异又嘲讽:“由美的经历好惨啊~”

    宫野由美觉得不对,立马站远了一些,她看着寒酥的笑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给我那瓶香水的!”宫野由美只觉得浑身发冷,芝和怎么会变成这样?!

    寒酥看着她脸上的不可置信,笑眯了眼:“啊,被发现了啊~”

    “你怎么能这样做?芝和,你会毁了我的!”宫野由美心绪复杂,眼泪不自觉的掉落。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啊?只能你害我,我就不能报复?”寒酥把玩着自己保养良好的手,一边嘲讽的看着宫野由美。

    宫野由美浑身一震,这才明白:“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维卡斯告诉我的啊。”

    宫野由美不信:“怎么可能,他明明答应……”

    “他明明答应过你不会告诉我的?”寒酥接过话,冷笑着,“呵呵,由美啊,你怎么那么天真呢,男人的话呀,最不可信了。”

    维卡斯为了驯服关芝和,用了不少手段,被朋友出卖这事如果能彻底击垮关芝和,维卡斯怎么可能不说呢。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宫野由美颓然跌坐到身后的座椅上。

    “你也说了,是以前,况且,是你把我推进深渊的啊,怎么还摆出这样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模样呢?”寒酥漫不经心的嗤笑,“由美实在是太虚伪了。”

    宫野由美望着寒酥,苍白的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她颓然,但寒酥来劲了:“说起来,你知道川上富江的故事吗?”

    宫野由美听着,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瓶香水叫挚爱富江,难道说……

    “看来是知道的。”寒酥自顾自的说道,“虽然你靠着香水拥有了富江一部分的魔魅,但你终究不是富江,被肢解了的话那必然是活不过来的。”

    “你喜欢我为你打造的死亡结局吗?”

    宫野由美一想到这些,就泪流满面,她摇着头,崩溃的的大喊:“不……不!不会的!”

    她仓惶的逃离了这里,芝和已经不是人了,她变成魔鬼了!

    寒酥看着她逃离的背影,笑的很大声,很疯癫,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好半天,她才缓了过来。

    虽然可能看不到宫野由美被肢解,但是寒酥依旧很满意,关芝和也很满意。

    “真好笑啊,你觉得呢?”寒酥的视线轻飘飘的落到了颤抖着的小女佣身上。

    小女佣其实并不觉得好笑,她只觉得恐怖,但她还是勉强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确实好笑……”

    寒酥这会心情不错,随口问道:“你喜欢香水吗,我最近新做了一些,你喜欢可以挑一瓶。”

    小女佣吓的直接给跪了,声音带着一点哭腔:“我不配用那么……高贵漂亮的香水,我不配用,我真的不配!”

    寒酥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这个被吓破胆的小女佣,转身回了房间。

    ———

    感谢没有男主角是我的最爱投出的两张月票,爱你哦,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