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穿成冷宫废后靠系统养娃逆袭 > 第1276章 我会如你所愿

第1276章 我会如你所愿

作者:殷青璇夜景煜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奇热小说网 www.qirebook.com,最快更新穿成冷宫废后靠系统养娃逆袭 !

    两人确实有七分相像,不同的是,贺渊举手投足间自有侠士的豪迈与洒脱,而此人的身上却透着一股极为浓重的书卷气。

    看清这人的样子,殷青璇不由惊的瞪圆了眼,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难道……这是贺渊的兄弟?

    梅倾歌也是一阵吃惊。

    “他……是谁?”

    马夫已看到了掉在地上的假胡子,不由一阵惊慌,伸手去抓,贺藏锋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

    “父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贺藏锋并非蠢人,他已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却不敢多想,他坚持十几年的信念,已经在慢慢崩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满是绝望!

    贺渊轻声一叹:“藏锋,你过来,为父告诉你。”

    公孙云凤脸色瞬间惨白。

    “贺渊,你要干什么?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娶我?”

    “你四处散布谣言,我若不与你成亲,至公孙家的颜面于何地。”

    贺渊说话之际,人已来到了贺藏锋的面前,一指点在贺藏锋的颈后,贺藏锋没想到贺渊会突然出手,顿时失去了知觉。

    夜景煜极有眼色的接过了大舅子,殷青璇走过来试了一下,贺藏锋果然没办法进她的空间,等于实锤了她的猜想。

    想不到父母这一辈,还有这么多烂狗血,当真是开了眼了。

    看到贺藏锋被殷青璇小两口抓在手中,公孙云凤急得双眼发红,早已没了往日的镇定,她双膝一软跪坐在地上,声音颤抖的问道:“贺渊,你……你要对藏锋做什么?”

    贺渊低头看着她。

    “我只想知道当年的事,主使者究竟是谁?”

    马夫又往前爬了一步。

    “不要逼她,是我,一切都是我做的。”

    贺渊一脚将他踢飞,马夫顿被踢得鲜血狂喷。

    公孙云凤慢慢转过脸,麻木的看了马夫一眼,忽然爆发一般的喊道:“你明知道他没有武功,为何还要下此重手,既然你只想知道真相,那我告诉你就是,没错,就是我,是我雇佣杀手,并给了他们银城的令牌,让他们去追杀梅倾歌。”

    公孙长老大为震惊,他一把揪住了公孙云凤的衣领。

    “云凤,你,你在说什么?”

    梅倾歌眸色冷凝。

    “既然是你找的杀手,为何要用银城的令牌?”

    公孙云凤轻蔑一笑。

    “只有这样,才能让你怨恨银城,如果你不幸死了,令牌被别人发现,也以为是紫府嫁祸给银城。”

    梅倾歌不由收拢了五指,怒声说道:“公孙云凤,你当真是好计谋。”

    公孙云凤推开了父亲的手,像是一下子撕破了所有的伪装,五官狰狞的说道:“没错,我就是嫉妒梅倾歌,我与贺渊一起生在银城,为何就比不过一个外人,我与他的亲事,老城主在世的时候就已定下,他却为了一个外宗的女子弃我于不顾,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你们可有想过,日后我如何能在银城立足,这口气,我又怎么能咽得下。”

    她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马夫,忽悠放缓了声音,颇为温柔的说道:“他本是镇上的一个大夫,却对我一见钟情,我见他与贺渊有几分相像,便将他带回来,做个代替品,贺渊,这顶绿帽子,你带了这么多年还能忍住,到是让我多有佩服。”

    贺渊神色依然平淡,脸上并无太多的波澜。

    看着这张面无表情的脸,公孙云凤忽然露出了一丝癫狂的笑容:“你竟然连愤怒都没有,可见我在你心中与尘埃并无差别,既然如此,你还有何资格怪我,你能喜欢别的女子,我公孙云凤为什么就不能找别的男人?”

    公孙长老气的手直哆嗦,一巴掌扇在了公孙云凤的脸上。

    “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当年我问过你多次,你若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允许桩婚事发生,你却一直说贺渊喜欢你,老夫一直教你谦恭守礼,以诚待人,想不到你竟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你根本就不配姓公孙二字。”

    公孙云凤缓缓站起来,她神色冷冷地看向了公孙长老。

    “你可是我的亲生父亲,竟然也来怪我,为何你不与几位长老阻止贺渊,银城向来不与外人通婚,你们却一直希望通过两人的婚姻,促成两宗联手破解登天道,说到底,你们也是极为自私之人。”

    “住口。”

    公孙长老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公孙云凤顿时嘴角流血,挂在脸上的笑容反而更盛了几分。

    “你们妄想算计别人,早晚也会成为被别人计算的对象,我公孙云凤的命运从来都要自己做主,何须别人来指手画脚!”

    “畜牲!”

    公孙长老气得浑身发抖,一掌拍出,公孙云凤同时出掌,将公孙长老震退的数步,脚尖勾起了地上的长剑,一剑刺穿了马夫的喉咙。

    这一套招式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殷青璇还是第一次看到公孙夫人出手,若非两人立场不同,她都想大赞一声漂亮。

    公孙云凤被溅了一脸血,脸上依然挂着笑。

    “贺渊,你想要的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你能给吗?”

    贺渊眼神沉凝,半晌,他缓缓地闭上眼。

    “我亦会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