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热小说网 > 剑域神王 > 第2019章 奇诡的死因

第2019章 奇诡的死因

奇热小说网 www.qirebook.com,最快更新剑域神王最新章节!

    邵永安并没有停留太久,在将大阵令符交给楚天策后,便即直接离开了。

    如今天兽宗已经不能用“多事之秋”形容,宗门上下一片混乱,处处都需要邵永安去处理。

    楚天策身上微微缭绕着一丝天妖真粹,鬼舞秋在冥鬼殿宝库找到的面具、化作一张青铜虎头,看起来与血翼裂天虎有着三四分相似。偶尔往来的青木星生灵,看到楚天策、躬身行礼后、便即各自离去,只当楚天策是一尊隐藏的净土大能,并未怀疑。

    天兽宗内部结构严整紧密,比之寻常宗门都要热血和团结。

    这种莫名其妙损失三成以上门人的大劫,竟然依旧可以保证宗门稳固、全无崩溃混乱之相。

    如此情状,哪怕是剑鸣谷、天火神宗这种顶级势力,都完全不可能做到。

    然而归根到底,天兽宗在本质上,其实更类似于冥鬼殿。

    不同的族群,在天兽宗之内、有着天然的隔阂与距离,特别是低阶灵兽间的互相了解并不深刻。

    此刻楚天策头戴青铜虎首面具,身上弥散些微的天妖真韵,竟然全无任何生灵提出质疑。

    略一思忖,楚天策随手抓住一个经过的神火境,问道:“我是玄武星来调查的,青木星管事的是谁?”

    “参见前辈!青木星的三尊虚空大能,都已经身死。”

    神火境武者浑身一颤,感受着楚天策深沉而威压的气息,连忙跪伏在地。

    声音沙哑而虚弱,这个看起来正值壮年的男子,胡子拉碴、头发凌乱,青碧色的长袍早已不再整洁,眉眼间满是一种万念俱灰的颓丧感。在他本源深处,昂然的生机并未受到丝毫影响,但却似乎已经沉沦死寂,全无半点灵动和神妙。

    “清羽鹤?你是修炼生命功法的,自身又天赋木灵真粹,自然会死气缠身?”

    楚天策双眉轻挑,一指点在青袍男子眉心,气机霎时间绕着经络游走周身。

    然而片刻之后,楚天策挑起的眉峰深深皱起、神色愈发凝重起来。

    这人本源深处,全无任何异状,甚至筋骨皮膜、四肢百骸、经络窍穴、精血灵魄,都没有问题。

    健康无比,甚至已经触摸到了晋升的瓶颈。

    若是静心修炼、佐以丹药,最多三五年内、便可以冲击琉璃金身。

    “前辈慧眼如炬,晚辈本体只是寻常白鹤,机缘之下、觉醒了大概四成清羽鹤血脉。”

    青袍男子头颅低垂,神色却并不特别兴奋。

    眼前青铜面具的前辈他虽然不认识,但是妖兽一族上位血脉有无穷妙用,看穿这等事、不值一提。

    “现在青木星管事的谁?另外你现在有什么不适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楚天策单刀直入。

    青袍男子摇头道:“青木星几乎伤亡殆尽,升仙前辈更是寂灭了九成九,偶有幸存者、早已逃入其他星辰。如今这星辰上,大概已经没有升仙大能,自然没有管事之人。至于晚辈……说实话,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实质上的不适,只是感觉极其疲倦,好似大限将至。”

    “好似大限将至?”

    楚天策双眉紧皱。

    这种感觉,并不罕见。

    甚至许多未曾修行的凡人,到了八九十岁、濒临大限,亦能有所觉察。

    对于修行世界的强者,对于寿元有清晰的认识和感觉,实在不算是什么特别值得奇怪的事情。

    值得奇怪的、是眼前这只清羽鹤,道理上远远没有达到这一步。

    楚天策参悟生死剑灵,对于生命和死亡气息极其敏锐,更不必说天妖真经和长生丹道的作用。

    “从大概一年前开始,晚辈就感觉生命气机每时每刻都在流逝,这种感觉极其真切,晚辈在元魂境后期探索秘境,期间体验过一次死亡逼近、生命流逝的情状,其后机缘之下觉醒清羽鹤血脉,算是因祸得福。但这种感觉,却是牢记终生。”

    青袍男子依旧跪伏在地,声音反倒不再惨淡,平添了几分沉静和宁定。

    似乎有些看穿生死的味道。

    “全力运转血脉,一刻钟之后吞下这枚丹药,我会助你炼化药力。”

    楚天策略一思忖,取出一枚青碧色的丹丸。

    浓郁的青木灵气席卷开来,青袍男子只感觉浑身一颤,真元血脉竟然隐隐有些失控。

    这是一枚天阶下品巅峰的木属性灵丹。

    楚天策虽然劫掠了大量财富,但其中相对低阶的丹药都已经处理掉。

    这枚木属性灵丹被保留下来,倒不是因为其品阶尚可,而是炼制手法颇为精妙,楚天策有意钻研。

    “多谢前辈!”

    青袍男子双眉一轩,眼中隐隐升腾起一丝复杂的神色。

    欢喜,无奈,惨淡,期待。

    他自然明白,他的机缘到了。

    若是在之前,这样的机缘,足以让他大声狂呼、欢喜无尽。

    但此刻,死亡的威胁始终笼罩在心头,偶遇净土大能这等旷世机缘、终究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要多想,全力运转真元血脉,按照你修持的功法,每一个窍穴、每一寸筋骨都要小心。”

    楚天策微微点头,指尖依旧点在青袍男子眉心,开始细细感受着他的气机变化。

    一刻钟,轰隆一声轻响,青袍男子本源狠狠颤抖,血脉真元、突兀开始暴涨。

    天阶下品巅峰灵丹,即便是幻形境巅峰强者,都有极大的效用。

    青袍男子不过是区区神火境,而且血脉亦只是不甚出色的清羽鹤,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承载丹药之力。好在楚天策手段神妙无比,真元游走,使灵丹药力的释放始终维持在极限,刚刚好可以最大限度提升青袍男子的本源,却不至于有所伤害。

    大概三个时辰。

    哇的一声,青袍男子一口逆血狂喷而出,气息却是骤然变得昂扬。

    洒在身前草木的逆血,发出淡淡的腥臭,一株株青碧的嫩芽,竟然迅速开始枯萎。

    如同在一瞬间被死亡包裹、剥离了生命的痕迹与力量。

    “多谢前辈!”

    青袍男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本源深处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清灵与跃动。

    琉璃金身的瓶颈,近在咫尺,似乎随时随地、都可以轻易突破,甚至连不死境,都不再飘渺。

    “不用谢我,我只是体会一下这死亡的气息。”

    楚天策紧锁的眉锋并未舒展,声音反而充盈着先前不曾有的凝重和迟疑。

    青袍男子并没有痊愈。

    准确来说,用“痊愈”这个词并不恰当。

    楚天策根本没有找到青袍男子的病根,眼下的状况,更多的是用灵丹和真元、强行塑造。

    生死人,肉白骨,固然神妙,但与沉疴立起、药到病除,并不相同。

    如今的楚天策正是前者,而非后者。、

    以青袍男子的境界、再加上此刻心神波动、难以自持,自然是很难发现。

    但若是静静修行几年,死亡逼近的问题便极有可能再次出现。

    沉默半晌,楚天策才开口说道:“最初死亡的地点在哪里?或者哪里有尸骸聚集之地?”

    “前辈随我来,都在一处。最初青木星身死的是几个真武境,当初没有人在意,虽然请灵丹师炼制灵丹、亦有升仙大能检查,但没有查出什么毛病,只当做是旧伤反复、本源枯竭罢了。然而之后死者连绵不绝,最初那几个真武境的事情又被提起。”

    “这一次青木星上顶尖的虚空境强者和天阶中品炼丹师都亲自出手,依旧没有查到任何结果。”

    “于是一面将消息上报给宗门高层,另一面暂时当做有仇敌下毒处理,将尸体尽数聚集。”

    “聚集地就是那几个真武境死者的庄园,恰好位于一处相对荒僻的山野之中,其后灵丹师和高阶修者检查尸骸、分析因果,都是在庄园中。其后索性所有尸骸都被抛入庄园中,开始会在仔细检查后彻底焚烧,后来死的越来越多,也就没人去管了。”

    青袍男子一面说,一面引着楚天策前行。

    神火境武者的速度,在楚天策眼中自然是不快,但庄园并不远。

    短短小半个时辰,荒野之中、一座占地颇为广阔、建筑古色古香的大庄园映入眼帘。

    遥遥望去,虚空中似乎弥散着一股惨淡而衰颓的死气,将庄园、连同四周旷野尽数笼罩。

    在青袍男子言中,明显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他刚刚在楚天策的帮助下、炼化灵丹,死气横散、生机顿生,全不似先前那般绝望。

    “前辈,这座庄园内部有法阵镇压,死气并不逸散,后来连镇守法阵的灵阵师和高阶修者都身死魂灭,其中甚至不乏来自其他星辰的强者。后来这场大劫席卷一百零八颗星辰,既无外援、本土强者更是消亡殆尽,这法阵的运转也就渐渐变得滞涩。”

    青袍男子虽然心中恐惧,但还是强忍着为楚天策解释。

    “你回去吧。”

    楚天策微微点头,他自然知晓其心中恐惧,身形闪烁、倏然向着庄园飞掠而去。

    剑王血焰悄然沸腾,本源深处,生命本源神纹和死亡本源神纹同时催动到极致。

    目光灼灼,犹如烈阳朗星,穿梭重重法阵、猛然刺向庄园深处。

    数以十万计的尸骸,堆砌如山,淋漓的鲜血将大地染成深沉的赭色,许多森然的白骨、如刀如剑,肆意穿插。天兽宗中,妖兽千奇百怪,其中还有许多半血灵兽、兽血战士,如今尸骸都堆砌在一起,尸骨交错、血肉交缠,甚至很难分别种属品类。

    在如山的尸骸之间,散落着一些粉尘和赤色的泥浆。

    比之尸骸更加浓郁的森然死气不断席卷,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周流轮转。

    这些粉尘,就是被焚灭的骨灰,至于赤色泥浆,不过是被流淌的鲜血浸透罢了。

    楚天策略一犹豫,径直走向尸骨,随手抓起一具还算完整的尸骸,真元缓缓游走、细细检查。

    天兽宗大劫爆发不久,这具尸骸散发着的威压依旧雄烈,赫然是一尊虚空境中期的苍鹰。

    可惜称王称霸、雄杰一时的虚空境尊者,此刻只是如山尸骨中的一截,好似后厨的死鸡一样。

    “这尸骨的品质依旧精道,用来炼器、大概率能够炼制出品质不错的天阶中品兵刃,怎么就死了。”

    楚天策真元不断游走,神色却是愈发凝重和疑惑。

    他修行至今,遇到的凶险艰难不计其数,但却从来不像今日这般奇诡。

    这尊虚空境中期的苍鹰,骨骼中的生机已经完全消弭,但却根本找不到任何致死的原因。

    更加奇诡莫测的是,这一截截尸骨中,并没有蕴藏死亡气息。

    换言之,这苍鹰大概率并未经历过如青袍男子那般生命流逝、“寿终正寝”的经历,而是突兀死亡。

    没头没尾,全无异状。

    手印变幻,剑王血焰愈发炽烈,几乎将四肢百骸尽数包裹。

    楚天策身躯强韧,血魂威严,从来不惧任何剧毒,一直以来、各方势力纵然有心对付楚天策,因为顾忌其本源强大、肉身非凡,都是利用境界优势正面强攻,极少用下毒这一类的小手段。

    可是此刻,眼看着这如山尸骨,楚天策亦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和疏忽。

    小心驶得万年船。

    唯有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惧。

    连续检查了几百具尸骸,花费了十几天的功夫,楚天策依旧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从这几百次尝试,楚天策却是将所有尸骸,粗略分成三类。

    其一,如虚空境中期的苍鹰,突兀身死。

    与其说是身中奇毒,倒不如说更像是被突然偷袭、直接斩首剖心、寂灭本源。

    其二,如青袍男子那般,尸骸中生机逐渐枯竭,渐渐充盈死亡气息。

    普通生灵寿终正寝,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虽然有些细微的不同,但终究大方向上有些类同。

    至于第三种,则最为奇特。

    这些尸骨中,生死两种截然对立的气息交缠混沌,如同打翻的调色板,混乱、却并不和融。

    这三种不同的尸骨,数量上是第一种最多,第三种尤其稀少,然而分布上却是毫无规律。

    每一种死法,上至虚空境、下至刚刚开始修行,牛羊虎豹、鸟雀鱼虫,零零散散、无从捉摸。

    “这第三种尸骨,对于我参悟生死真意、特别是尝试融合两种力量,倒是有着一定的裨益……只是这三种尸骸,根本没有任何规律,不像是中毒、也不像是秘法暗算,更没有修行走火入魔的味道……”

    楚天策双眉紧皱,也不顾忌泥土被鲜血染成赭色,盘坐在重重尸骸深处,目光不断游走。

    就在这十几天的时间,从邵永安处传来的消息,又有数以十万计的妖兽,身死魂灭。

    相比于之前,这个速度,似乎在缓缓提升。